「SBSS」咒语名为“做我的猫”

该魔咒的具体效果:不改变外表,但形成“自己是成年母猫”的意识,习性随之变得像猫。会将施咒者当作自己的饲主。时效一个月。
---------



西弗勒斯蜷缩着身体蹭着西里斯的脚跟——这副场景连想象力丰富到极点的人的梦里都不会出现。怎么说这两个人见面就闹得不可开交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眼下这两人亲密得这么诡异——这一定是梅林随口开的玩笑。

西里斯完全没有想到那个咒语的后果会是这样!
事情发生在一天前,西里斯照常一见面就挑衅西弗勒斯。他碰巧找到一个想要一试的魔咒,但是记载它的书页上,具体效果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只有“猫”、“饲主”、“时效一个月”几个字样还依稀可辨。西里斯心想这又不是什么黑魔法,拿鼻涕精试试也无妨,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咒语刚击中西弗勒斯时,就他的外表来看,似乎没有任何改变。西里斯还有点懊恼地想:看来没有成功。而当西弗勒斯想开口说话时,他憋得脸色发青,却只吐出一声猫叫。
西里斯刚要嘲笑西弗勒斯的蠢样子。西弗勒斯忽然中了邪似的迈着小步接近西里斯。西里斯一时愣住了,灰色的眼睛呆滞地盯着西弗勒斯越走越近。眼看西弗勒斯的黑头发就要蹭到西里斯了。西里斯惊得后退了半步。两人就像在跳一支开场舞似的。围观的人群一片起哄的笑声。

今早,“斯内普成了布莱克的小宠物”的新闻就成了餐桌上最热点的谈资。各种诸如“斯内普舔了布莱克的脸”、“斯内普求着布莱克挠他的肚皮”等的添油加醋的风言风语引得一波接一波惊呼。
殊不知情况比那些人所能想象的都要更糟。
首先,西里斯走到哪里西弗勒斯就跟到哪里,无论是厕所隔间还是浴室,而且没有感情的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西弗勒斯就那样在西里斯附近兜兜转转,扰得他心神不宁。其次,他们还无法用语言沟通。西里斯完全不知道西弗勒斯想做什么。更要命的是,西弗勒斯似乎对人类的食物都提不起任何兴趣了。虽然西弗勒斯确实挺讨厌的,但西里斯可不希望他就这么活活饿死。
鉴于西弗勒斯是因为西里斯的小把戏变成这样的,而且似乎还把西里斯当作了饲主,西里斯不得不向养了真猫的同学讨教饲猫方法。毕竟他实在没找到快速有效的解咒。

如果西弗勒斯只是平平常常地围着西里斯转一个月,那倒是还好。
可是西里斯没料到的是,一天凌晨,他被一种压抑的窒息感叫醒了——西弗勒斯居然趴在他的身上。西里斯下意识地摸摸西弗勒斯的脑袋,就像劝一只真猫从自己身上下去似的。这天的西弗猫似乎没有平日乖巧,他不仅趴在西里斯身上一动不动,而且蹭着西里斯抚摸他的掌心,享受地眯起眼睛。
西里斯察觉他的“小猫”的异样,偏高的体温和怪异的粘人举动。他马上反应过来——发情期——对,就是这个。而且据一个养着母猫的拉文克劳描述,这种反应是母猫发情期的表现。
西里斯皱着眉头盯着趴在胸口的西弗勒斯,心想:他要是恢复过来还记得该是什么表情?
不过面对看起来情潮难耐的西弗猫,西里斯还是暂时收敛了一下邪恶的小表情,仔细考虑了一下眼下该怎么办。
西里斯试探着抚摸西弗勒斯的脊椎,从第一节到最后一节。西弗勒斯似乎挺享受的,而且渴望着更多。西弗勒斯抱住西里斯的一只手,温热的体温就像在催促着西里斯的进一步动作。西里斯的灰眼睛透露出无可奈何。而当他对上西弗勒斯蒙着水雾的黑眼睛时,他的心底泛起一股热流——他从没体会过这种感觉,这让他有些口渴。西里斯再次试探着抚摸西弗勒斯。西弗勒斯扭动着腰,极力贴合着西里斯的身体。西里斯有些犹豫地向西弗勒斯的袍子里探去。他绝望地发现西弗勒斯身上几乎湿透了,有一些可能是汗液,但更多的是西里斯不知道西弗勒斯的这具身体是如何分泌出来的东西。
西里斯不断地劝说自己对方只是一只看起来像人的猫。他才能抵抗着身心的煎熬和矛盾继续手上的动作。他的手指在里面完完全全浸润在那种粘腻的液体里。他试图一边安抚颤抖的西弗勒斯,一边尽快让他发泄完身上的热气。
这种情况持续了整整一周。西里斯的内心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西弗勒斯湿漉漉的黑眼睛,西里斯从来没想过,会这么引人入胜。

“你……还记得什么吗?”西里斯把刚恢复正常不久的西弗勒斯拉近一个狭小的角落。
西弗勒斯看似无情的黑眼睛审度着西里斯闪烁着某种期望的灰眼睛。
“你觉得呢?”西弗勒斯终于开口了。
西里斯得到了他要的答案,从西弗勒斯湿漉漉的眼睛里。于是西里斯啃了他的西弗猫一口,快活地观察着西弗勒斯苍白的脸颊泛出的血色。西弗勒斯压着嗓子威逼西里斯闭上眼睛,才回了一个笨拙但温热的湿漉漉的吻。
西里斯好奇着西弗勒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动的要吻自己的心思,压着西弗勒斯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珍贵的吻。

“你愿意做我的猫吗?”
“你觉得呢?”

如果说期待“狮蛇和解”这种消息的话那就太傻了。西里斯照样会偶尔被发现倒挂在哪道走廊里。

嗔怒的黑眼睛会说:“惹毛你的猫是要付出代价的,自以为是的蠢狗。”

评论 ( 9 )
热度 ( 77 )

© CACT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