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春之吻

后篇《An Angel 's Kiss In Spring》戳这里

白色情人节贺文
一不小心提前了

淳朴村民中╳王子宰

大众童话
私设如山
OOC慎
欢迎评论
|ω・)
/cp其实是攻受不明
-----------
春之吻

这是一个山青水秀、鸟语花香的国度。它的中心是金碧辉煌的宫殿,宫殿的南边是一座遍地清流的小山,山的南边有一个民风淳朴的村落。中原中也便是那个村落里一位意气风发的少年。最近,他偶然听说皇宫正在应征王子的近侍卫,便想去试试运气。
说起这个国家的王子,那可是一位集皇室与国民信赖于一身的大人物。据中原中也的祖母说,他与中也年龄相仿,却已经帅兵打败了过去屡次来犯的恶龙,他英勇无畏地保卫了这个国度的和平与安宁。自从听过祖母这话,中也一直想见见这位大名鼎鼎的王子的真容。于是,这次的近侍卫应征便是他不容错过的机会。
不出一天,中也就整装待发。他只身一人踏上了前往宫殿的旅途。

山脚下有一条河,河水清澈透明,河里有许多优游的鱼……还有两条人腿?中也看见有人在河里,二话不说便跳进河里,把那人捞了上来。被捞上来的人躺在河岸边,一动也不动,黑色的卷发和长长的睫毛上都缀满了亮晶晶的水珠。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中也有些惊慌,一边喊着“嘿,你没事吧”,一边在心下祈祷他能够醒来。突然,那人睁开眼睛,上半身笔挺挺地从地上升起来,瞥了一眼身边的中也:“是你打扰我入水吗?”
“入水?”中也脱口而出。他心想这人刚刚明显就是一副要淹死了的样子。
“看来给你添麻烦了。”那人收起遗憾的神色。他正色接着说:“看你的样子,是要去应征王子的近侍卫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也要去吗?”中也问道。
“不,我不去。”那人歪了歪头。
“那我要继续赶路了。你一个人没问题吧?”中也虽然有些担忧,但是再不赶路他可能会赶不上应征。
“我一个人呆着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我想吃树莓了。”那人思考了片刻后,竟然自说自话提出了这种奇怪的要求。
“这会儿你要树莓,我去哪里找啊?”中也抖了抖身上没来得及干透的水。
“南山上就有树莓。”那人从地上站起身。说着那人就冲中也露出一个笑容,转身向山里走去。
兴许是因为耀眼的阳光,兴许是那人鸢色的眼眸正像是祖母自己浸的果酒,中也一阵晕眩。他没有多想,跟上那人的脚步。

中也澄澈天空一般的眼睛里没有疑虑的乌云,只有那人衣衫湿透的身姿和南山上的枝条与绿叶、野花与鸟雀。南山上的空气比山脚下清新,也比山脚下阴凉,呼入一口,身心仿若荡涤山涧。中也完全沉浸于这片山林的美好了。过去他不曾有太多机会上山,因为祖母总说山上有豺狼虎豹,还有吃人的妖精。
中也听见不远处传来淙淙的水声,仿佛看见了潋滟的水光。他环顾四周,却再不见那人的踪影。方才那人气息微弱地倒在岸边的光景还如在眼前,中也不禁忧从中来。他想呼喊那人的名字,却不知该喊什么,他拧着眉头,思忖片刻。接着,只听他喊道:“那个青花鱼一样的家伙,你在哪?”
林间的鸟雀被吓得腾进云里,树枝也被惊得手足无措。骤然间,一个黑影从中也身后将他包裹住,中也还不及反应,酸甜的汁液便涌进中也的口腔。直到中也的脖颈被扭得生痛,身后的黑影才放过他。这时,他想到他刚刚得到了第一个来自春天的吻。那同时也是来自陌生人的问候,而那个陌生人说不定是春之使节。但这个吻实际也是颇具侵略性的,它直击中也单纯的心灵。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那人抹开中也微蹙的眉头,又在那儿落下一个安抚的亲吻。他双唇的触感像椿花的柔瓣飘落在肌肤上,花瓣上的湿气渗进骨髓里。那人鸢红的眼中闪动着水光而不形喜怒:“我是有名字的。我叫太宰。那个吻是对你乱给刚认识的人起绰号的惩罚。”
中也疑惑,明明是他没有先告诉自己名字,还消失得无影无踪、惹人忧心,可又觉得那样称呼是自己不对,于是撇撇嘴,没再说什么。
那个称自己“太宰”的人轻飘飘地走在前,中也跟在后。中也正在不经意地想起那个吻——要说是惩罚,那也太过甜蜜,像是猎人设下的落陷。太宰领着中也来到刚才他所耳闻的那条溪边。正如他所想象的,那里就像是一溪流动的阳光。溪边,翠绿的灌木丛盛着颗粒饱满的、红宝石似的树莓。
太宰和中也很快就将一只果篮填满了。这时,太宰又变出第二个果篮,可这儿已经没有更多的树莓了。于是太宰领着中也继续向山的深处走去。很快,愈来愈密的枝叶就遮蔽了天日,中也再也看不见万里无云的晴空。中也不擅长怀疑,可他不得不感到疑惑了。一路上,中也再也没见到树莓的影子,太宰却仍轻飘飘地走在前面。中也想起祖母信誓旦旦地对他讲起吃人的妖精,她说那是爱耍诡把戏的家伙们,会欺骗善良的人,把他们骗进自己的洞穴,然后大卸八块、吃干抹净。听祖母郑重其事地告诫时,中也并不害怕,要是真碰上了这样的妖精,他也会给它颜色看的。而现在,在越来越昏暗的树林里漫无目标地奔走,中也直觉有一丝异样。
在异样感中漫步,直到夜幕降临还是什么都没发生,太宰提议他们好好地睡一觉,明天天亮了再继续找。
“我们要不要睡在树上,以防万一有狼出没?”看太宰的神情倒像是期待着被群狼围攻。
“不用这么麻烦,就算有狼,我也会把它们赶跑的。”中也自信地说,“我可是要去应征近侍卫的人!”
太宰偏过头审视中也,突然“扑哧”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太宰摆摆手,嘴角还是掩饰不住地上扬。眼前这个橘发青年是个多么有意思的人啊!明明年纪又小,又不高大,为什么会如此自信?简直就像是初生的小牛犊。

层叠交织的鸟鸣声将中也从睡梦中唤醒。中也醒来后才发现四下无人,只留他和一篮树莓面面相觑,那个自称“太宰”的人彻底无迹可寻,任中也怎么呼喊都不见那双鸢色的眼睛闪着狡黠的光出现在中也面前。这时,远处有耀眼的光迸入中也的视野,他定睛一看,那正是皇宫的水晶顶反射着东升的太阳。
当中也将那篮树莓进献给国王时,国王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没有任何征兆,中也竟即刻成了王子的近侍长。一切如疾风骤雨,让人来不及反应。中也被带到了王子专用的会客厅。正当中也低眉向王子行礼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是太宰治,你称呼我太宰也无妨。我是这个国家集皇室与国民的信赖于一身的王子。”

评论 ( 7 )
热度 ( 18 )

© CACT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