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01.白色谎言

abo设定
太宰治:自称beta
中原中也:被以为是alpha的omega
*注意:a不代表攻,o不代表受。
没做之前就是无差!

背景:黑时

“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的清水

这是三篇abo里的第一篇
下两条是后续 下两条都有肉
------------------------------------------















面色潮红,喘息不止,双脚发软,中也现在的状况实在不能更糟。四下一片漆黑,虽然已经埋伏在仓库隐蔽的夹层里,但是被敌方弄清方位只是时间问题——该死的发情期,该死的信息素。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二十四小时前,酒吧的昏黄的光落在吧台附近,凌乱的黑发和打着卷的橘发上。
“明天又要出任务了呢。”黑发青年满面春风地把玩着酒杯。
“对方是什么样的组织?”橘发青年面色似乎有些苍白。
“啊啊,说到这个组织,很有趣哦!”黑发青年似乎来了兴致,仰起头,望向吧台前的灯,鸢色的眼中映出灯光的星星点点。
橘发青年略显局促地抚弄了一下自己的发梢。
“这是一个性别歧视的组织哦,对哦,全员都是alpha!”黑发青年转向皱着眉头、盯着酒杯的橘发青年,“中也说是不是很有意思的设定?”
被叫做中也的橘发青年转向兴奋的黑发青年:“太宰,你认真的?明明一点儿都不有趣!”
“诶,中也真的不觉得吗?”面露惋惜的神色,被称作太宰的黑发青年凑近中也,“中也这是因为在担心发情期快到的问题吗?”
“明知故问。”中也的耳根开始烧红。
“中也的话绝对没问题。明天就让我这个可靠的搭档亲自为你用抑制剂吧!”太宰说这话的时候是带着清爽的笑容的,宛如自信的校棒球社头牌。
中也将信将疑地瞥了这个兴奋过头的搭档一眼。太宰的举止有些奇怪,中也有所察觉,但是大脑被纷繁复杂的思绪填满,于是便没有深究。
中也陷入沉默。只留太宰一刻不停地聊着自杀未遂这个兴趣爱好。中也本该对此致以几个白眼或者几个适当的拳头,然而今天的中也并没有这么做,只是不发一言。这样的中也着实有些奇怪。
以他的异能本应该没有任何理由担心。而他如此这般陷入沉默,究其原因,还是太宰说的“成员全是alpha”这件事。要知道中也的发情期虽然总体控制得比较好,但是就算有了抑制剂,微量信息素的泄露还是不太可避免的。因此如果敌方全是alpha的话察觉到这边的信息素只是时间问题。以太宰智商不会想不到这个问题。还是说对此太宰另有打算,只是不想把计划一五一十地告诉中也罢了。总之,在中也这里,这个问题还真是几不可解。故而他陷入了这种反常的沉默之中。

就在出发前,太宰极尽热情周到地递来抑制剂:“就让我为我最敬爱的搭档注射吧!”
“我自己来就好。”中也说着接过太宰手中的抑制剂。
其实从早晨开始中也就感到浑身乏力,精神也不太集中,却又要避免抑制剂过量使用。真是麻烦的体质啊!中也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自顾自地注射完。一切基本就绪。

明明注射了抑制剂却没有起效,以前从没发生过这种事。
太宰握住中也沁着薄汗的手。
“混蛋太宰,你到底在想什么?”中也甚至没什么余力太宰的手甩开。
“原计划是要使用大规模杀伤的炸药吧。但其实敌人分布范围太广根本没可能一个不漏地消灭掉呢。”
“所以要引蛇出洞吗?”一丝骇人的笑意爬上中也潮红着的面颊。
“正是,看来中也也不是个笨蛋嘛!”
话一出口,迎面而来就是一拳。
“中也太虚弱了,还是不要耗费体力来打我了。”顺利躲过的太宰笑意盈盈地摆着手。
“侦查员报告敌方全员都向这附近移动了。”太宰带着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笑容说,“看来是确信我们的埋伏地点了。”
“接下来你……打算……”中也看起来要站稳都不太容易了。
“打算再等等呢。中也要不要躺下休息一会儿。”自说自话地坐在了地上,指了指自己的两条长腿,示意中也过来躺着。
“谁要……喂!”中也被太宰一把拉了过来,强压在腿上躺好。中也并没有足够多体力反抗了。
“是乖宝宝就安心睡一会儿吧!”太宰说着这话,用哄婴孩入睡的造作口吻。
“……”中也忍着没把太宰的脖子拧断。

场景熟悉,是在医院空空荡荡的走廊里。是梦吧……
“我是beta啦,中也一定是alpha吧!”黑发的少年一只眼睛蒙着纱布,没被遮住的眼睛映着医院明晃晃的灯光,格外闪耀。
“其实……”橘发少年欲言又止。
“原来是这样啊……”黑发少年若有所思,“真好奇发情期的中也被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alpha围攻会是什么样子。”
“嘁,我怎么可能被围攻?就算有人有胆接近,我也马上让他们尝尝重力的滋味。”中也虽然脸上洋溢着与往常无异的狂气,但眼神游移。太宰捕捉到了这一变化。

“混蛋太宰……”中也从梦里回到现实。千钧一发,明明没有喝茶叙旧的时间,竟然还梦见那种陈年旧事。
“现在敌人全员都在爆炸范围中了。”太宰见中也醒过来,飙着语速说,“现在到夹层上面去!”
迅速起身的中也竟然没有原先那么晕晕乎乎了,睡一觉真的管用?
正疑惑间,太宰搂过中也,舔了一下中也的薄唇,撬开他的齿关,舌尖在中也的口腔里游走了一番。
“呜……混蛋青花鱼你突然干什么?”中也挣扎着推开了太宰。
抹了抹嘴唇,太宰一脸意犹未尽:“要说的话,应该是‘临时标记’?”
“……哈?”千思万绪一齐涌上心头,中也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了。
“我会解释,但不是现在。你当年不是扬言要让围攻你的人感受重力来着?”太宰眯着闪着狡黠的光的桃花眼。
“是没错。”被刚刚那个梦提醒过了。
“那直接让这个夹层消失掉怎么样?”太宰提议,“敌人大部都在夹层里。”
“虽然想说把你一起夹在这里也不错。”中也露出太宰最熟悉的表情,狂傲自信。
“死在这里好像也不错,就是有点痛。”太宰转了转眼珠。
中也不管自杀未遂爱好者先一步跳上夹层。当然,等搭档的货梯升到楼上时,中也才发动异能。地面剧烈晃动,霎时四分五裂,钢筋水泥陷落,落到不知所措的敌人头上。还来不及惊呼,就一命呜呼也不在少数。

“是不是该好好解释一下?”中也回望一眼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的仓库,再望向身边的太宰治,映着火光的苍白的脸颊……照着就是一拳。
“嘶,这边也来一下好了。”说着把另一边脸转向中也。
“谁想让你对称啊!”中也没好气地说,并自顾自地往前走。
“为了和中也搭档我也很麻烦来着,常规注射信息素隔绝剂什么的。”太宰轻快地跟上来,“蛞蝓果然就是麻烦啊!”
“那还真是对不起。干部大人为什么不直接向首领请示换一个搭档呢?或者干脆不要搭档也不错呢!”中也越走越快。
“还真是绝情呀,中也!”太宰仍是嬉皮笑脸地加快脚步跟着。
“临出发的抑制剂是假的吧。”中也冷不防来了一句。
“被发现了吗?冰冰凉凉的生理盐水在血管里流淌的感觉也不错吧!”太宰直言不讳的样子果然也很让人讨厌。
中也忍着没给太宰的另一边脸也来一拳,是,不能让他如愿地对称起来。
“我睡着的时候,你才给我注射吧。”
“这都发现了吗?中也有进步!”
真的好想狠狠揍他一顿!中也转身瞪了太宰一眼。等等,他这是怎么回事?眼睛泛红,喉结上下滑动,沁着汗,大口呼吸着。
下一秒,中也就被推进街角的小巷子。太宰伏在他耳边,粗重的吐息在耳侧打转:“注射的量很少呢,差不多要完全失效了。中也真的好香……”

什么颜色的谎言都是谎言,扎眼的白色也没好到哪儿去。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7 )

© CACT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