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国」开学第一课

 开学第一课

太国(老油条学生宰╳新手数学老师国)

学校paro

PWP一发完

----------------------------------------------





























“你听说了吗?我们又要换数学老师了。”

“上学期的那个老头果然还是被太宰气走了吗?”

“他本来就要退休了吧。”

“不过教我们班还真是折他老人家的寿啊……”

“是啊,被太宰用一堆犄角旮旯挖出来的高数题噎得说不出话什么的,还真是……”

叮铃铃——

“上课了,上课了……”开学第一声清脆的上课铃打响,群居闲聊的学生作鸟兽散。

“今天的计划……”一一核对过今日事项,国木田“啪”地合上他的“理想”。左手习惯性插进西裤口袋,不紧不慢地走进打完上课铃后肃静的教室。“看来开学第一天的计划可以比较顺利地完成。”如是想着。

“如果我没有猜错,您就是这学期任教我班的新数学老师国木田先生吧。”国木田刚这么想着踏进教室,还来不及扫视全班,眼前这位黑发像发散的思维一样蓬乱,裸露的肌肤几乎被绷带覆盖的青年便从后排的座位上站起,向国木田一边鞠了一躬,一边说。

没有留反应时间给国木田,黑发青年继续道:“据说您刚从xx大学数学系毕业,却得到了教学业紧张的毕业班的资格,您的能力可见一斑。”接着,示意国木田解答一下黑板上的题,黑发青年略一欠身,气定神闲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今天能顺利完成计划……就怪了。”眼看国木田就要在他的新学生面前失态,他还是用全身的力气忍耐着计划被打乱的怒气。

新学期的第一节数学课,四分之一用来解学生出的题,四分之一用来和学生争辩自己的方法是更优解,剩下的二十分钟勉勉强强完成了教学任务,用上了加倍的板书速度和讲解速度。下课铃在讲完最后一题时打响。

“下课!”国木田老师额头上已经沁出汗丝“太宰治同学,请你放学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被点名的黑发青年从课桌上抬起头,向国木田投去目光,挑起一抹笑容。不知是否是错觉,国木田仿佛被某种射线贯穿,脑中的思想被摄取,活动能力被制约。几秒后,太宰睡回课桌,这种感觉又消失了,就像没有存在过一般。

虽然那节足以磨掉人三年阳寿的课已然落下帷幕,那个故意出题为难自己,和自己一番辩论完后又倒头就睡的学生,太宰治,的模样、举止却在国木田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与一些同事沟通过一番后,得到的回答是不用理会他,只要无视他就好。

国木田对同事们的说法不敢苟同,对学生置之不理绝对不是他的作风,但他隐约能感觉到这可能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了。总之,放学后尝试和太宰沟通过后再决定。

“太宰果然被留下来了?”

“可不是嘛。”

“你们听说过吗?”

“什么什么?”

“太宰他啊,可能会对老师出手哦?”

“什么意思?”

“是前年的传闻了,说是那个一周就辞职的老师是为了太宰……”

“结果太宰没有同意和他交往来着?”

“撩完就跑吗?”

午休是风言风语最甚嚣尘上的时间段。恰好经过太宰班级教室,这些话飘进国木田耳朵里。有些在意地,他向教室里瞟了一眼,不见太宰的身影。

“啊啊,这不是国木田老师嘛。是来找我的吗,我们不是约好放学见的嘛,等不及了吗?”朝气蓬勃的黑发青年不顾走廊上一众师生异样的眼光,对着国木田烧红的耳根吹了吹气,便自顾自踱进教室。国木田怔怔地在走廊上呆立了半晌才想起双腿有走回办公室的功用。

不止是学生之间,教职工之间也有人对某些事津津乐道。特别是看到国木田从午休开始持续烧红的耳根之后,英语组都开始猜测他成了太宰这个出了名的师生暧昧惯犯的下一个目标。

数学办公室今天似乎家里都有急事,老师们走得争先恐后,很快就只剩国木田一人。

轻巧地叩了叩办公室的门,得到许可后,太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勾起笑,回身合上门。太宰似嘲非嘲的笑意让国木田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撩老师”、“逼走新教师”、“要对他出手”……他脑海中尽是今天听到的这些风言风语。摩挲着“理想”,紧闭双目,深吸一口气,意图赶走这些迷眼的风絮。

下文走链接https://m.weibo.cn/2863003594/4198707581091934

评论 ( 5 )
热度 ( 37 )

© CACTUS♡♡♡ | Powered by LOFTER